1.76 传奇服务端

2016-08-25 21:02:17 本站    参与评论 人

1.76 传奇服务端最好玩的传奇散人服,传奇私服,1.76传奇发布网。


   

正文:

1.76 传奇服务端







忙碌了一圈下来,K5/6次列车长马可早已大汗淋漓,休息时间,他吃着单位送来的西瓜解暑。

  中午时分,车厢内的温度达到了40℃。

  8月24日下午2点30分,烈日暴晒,成都八里整备场,花草树木耷拉着。室外温度37.8℃。

  K5/6次列车停靠在中央的轨道上,列车门窗紧闭,一个浅蓝色身影在车内穿梭,不时抬手拭擦额头。每节车厢的两端,温度计显示:42.8℃。

  马可在车内整理物资、清洁卫生,因为没有电没有水,从早上6点上车到晚上9点过发车,他要在这里工作13个多小时。在“烤箱里”的这10多个小时里,他的额头总有擦不完的汗,工作服湿了又干、干了又湿。

  而这,只是他工作的一小部分。

  晚上9点过,列车准备从成都站发往西安,马可换上一件干净衣服,戴上臂章,笑脸迎客,他的身份也从“守车人”,摇身一变成了这趟列车的列车长。接下来的5天时间里,他连续往返成都和西安两次。

  周而复始,这样的枯燥日子,49岁的马可已经历了32年。



  由于胃不好,闷热的车厢里吃饭也没什么胃口,所以妻子给马可送来的午饭很清淡。

  19节车厢

  每2小时他就要来回巡视1次

  经常坐火车出行的旅客会好奇,火车到站后,车开到哪儿去了?下一次从始发站再坐这趟车,脏乱的车厢又变得整洁清新,卧具折叠整齐。这些工作到底是谁做的?又是如何做的?8月24日,华西都市报记者探访成都车辆段客车技术作业站(简称客技站),从列车“守车人”马可的身上,解开了这些疑惑。

  24日清晨6点过,西安开往成都的K6列车抵达成都站,下完乘客后,列车继续前行,入库停放在位于九里堤的客技站。马可带着一名列车员、一名炊事员,三人背着包,踏上列车,他们的工作就正式开始了。

  工作琐碎而繁杂。与跟车的列车长交接工作后,马可和两位同事分头开始工作。他负责卧铺,同事则负责硬座。

  马可一手提起枕芯,一手拿着枕套,一个交叉,枕芯一头套上枕套,放在双腿中间一夹,再拉直枕套,放在床上理平。仅仅10多秒,枕头换成了新的。

  换卧具只是他工作的一部分。在车厢里,马可要做的事还有很多,大到物资是否配备齐全,小到窗台挂件是否完好,他都要来回检查几遍,以确保全部落实到位。

  上午11点30分,太阳已高挂天空,街上的行人开始躲闪着烈日暴晒。封闭的车厢里,开始炎热起来。“抓紧时间,一会儿到八里庄就恼火了!”马可擦着额头上的汗珠,招呼同事。他完全顾不上记者,低着头走进了厕所,在一个本子上写着什么,然后继续朝车头方向走去。

  19节车厢,1节26米,一个来回的距离就是近1公里。平坦的马路,走1公里只不过几分钟,可在列车上一趟走下来,马可花了40多分钟。

  一路上,他逐样检查,不放过每一个细节。“19节车厢,每隔2小时就要来回巡视1次。”一路跟下来,记者感到有些吃不消。而马可的背上,也早已被汗水画出了“地图”。

列车上配备了USB的电风扇,热得受不了时,马可会吹上一阵。

  车皮烫手

  汗如雨下车内40多摄氏度如蒸笼

  随着开动的列车越来越多,九里堤这个客技站仅有的21条库线已难以满足停放的列车,目前,客技站正在改造中,因此停放超过5个小时的列车要移到八里整备场,然后再开回成都站,等待晚上发车。

  下午2点30分,烈日暴晒,八里庄道路两边的花草树木耷拉着脑袋,车窗反射的阳光十分刺眼。刚清洗过的列车,可以清晰地看到车顶上冒着白烟。这时的八里整备场,室外温度37.8℃。K5/6次列车停靠在中央的轨道上,列车门窗紧闭,身着浅蓝色制服的马可在车内穿梭,不时抬手拭擦额头的汗水。每节车厢的两端,温度计上显示:42.8℃。

  按照作业规范和要求,列车不能打开门窗,必须在封闭环境下完成车上设备的更换、物资的布置、消防安全巡视等工作。马可有点热得遭不住,拿起一瓶矿泉水“咕咚咕咚”猛灌,“太热了!”

  “好烫!天哪!车皮都烫手!”跟随采访的一名记者上车时,双手不小心挨了一下车厢外皮,随即尖叫着把手缩回来,手心上留下一个暗色的印子。

  车厢两端的温度计数字还在上升,封闭的车厢内,空气异常沉闷,如同蒸笼一般。很快,随访的记者也汗流浃背。

  “来,马车长,吃西瓜解解暑!”成都客运段工作人员送来西瓜,马可顾不上擦去脸上滴落的汗珠,一屁股坐在卧铺床上,像个小孩一般,大口大口地吃起西瓜来。

  从暑运开始,成都客运段工会特别为职工准备了解暑物品,西瓜和矿泉水是马可和工友们的最爱。“你胃不好,少吃点!”一旁的同事劝马可,可他全然不顾。

  马可对车厢里的设施和隐蔽部位仔细检查。

  规范严格

  午饭靠干粮13小时不能离车

  列车员因为作息和饮食没有规律,不少人都患有胃病。对于在列车上工作了整整32年的马可来说,早在10年前就开始犯胃病。平时跟车,很少能吃上一顿舒心的饭菜,即使在成都,如果要“守车”,他也不能回家吃上一顿饭。“守车”作业有严格规范,如果没有特殊的事,从清晨6点过上车到晚上9点过发车,这13个小时的时间里,马可和工友需要一直待在封闭的车厢内。

  吃饭因此成了难题。马可家住成都一环路解放路附近,妻子王瑛也是列车上的客运行李员。虽然家与九里堤客技站相隔不远,但因王瑛也经常跟车,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。这几天王瑛刚好休息,因马可最近胃不好,她中午做了一些蔬菜和稀饭送过来。但更多的时候,马可和工友们只能带点饼干或干粮,简单凑合一下解决午饭。

  24日晚7点过,K5次列车从八里开往成都站待发车。马可换上干净衣服,戴上列车长臂章,晚上9点过,他出现在站台,笑迎乘客上车。

  也许没人能想到,这个看起来体面风光的列车长,几个小时前还在40多摄氏度的车厢里汗流浃背地整理床铺……

  华西都市报记者李秀江

  摄影张磊

  • 传奇私服1.80版合击
  • 本文章由独家提供提供
    Copyright @2013-2016 , All Rights Reserved?